首页 > 明星娱乐 > 明星大咖 > “李蔓瑄这个学生我可教不了,太吓人了”

澳门真人博彩娱乐官网

时间:2019-08-17 16:36 来源:时尚芭莎

李蔓瑄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向内走”的人,许多事她不会写在脸上,情绪来袭,她多半会选择一个人待着。

【时尚芭莎网讯】时尚芭莎


当《少年与海》的团队带着样片找到李蔓瑄时,她清楚地知道,这个角色自己必须争取,且不能错过。

“我们十四个人彼此促膝聊过,对于每个人来说,来到山下学堂学习,最宝贵的是时间,最大的顾虑也是时间。我们都将个体的经历清零,都给予自己奋力一搏的机会。也许一辈子只有这样一次抛开一切的机会,不管以后能不能成为演员,在生命中你为梦想付出了这么一年,这段经历弥足珍贵。”在山下学堂毕业之时,李蔓瑄曾这样写道。


李蔓瑄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向内走”的人,许多事她不会写在脸上,情绪来袭,她多半会选择一个人待着。

黑色大衣、黑色漆皮厚底德比鞋 均为Prada

黑色长袜 私物


在山下学堂学习表演期间,李蔓瑄经历过许多关于情感的训练。一次,他们十四个人做“情感传递”,彼此背对背,从传递“快乐”开始,渐次深入,她觉得每一个个体之间的隔阂像是突然被打破了。那是一个傍晚,练习内容还包括“疯狂地跑,疯狂地闹”,当他们静静躺在教室的地板上时,眼泪却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李蔓瑄至今都不知道,究竟有没有一种科学理论可以解释这是为什么。后来,老师给他们唱了一首原住民的歌安抚情绪,在关了灯的教室里,李蔓瑄觉得好痛快。

在决定参加山下学堂的入学考试以前,李蔓瑄正经历着一段并不轻松的日子。其实当时已经有人找她拍戏,甚至在她的整个成长过程中,关于做演员的邀约一直就没有停过。


“别人说,你的年龄也不小了,要不要先拍戏,不要再去上课了。”李蔓瑄却认为,戏可以演,但表演状态是否真的能够达到自我要求,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

流苏紧身上衣、流苏半身裙、腰包、耳环 均为Burberry

两周前李蔓瑄回学堂参加大师班,碰到了表演老师姜若瑜,老师打趣似的跟她讲,当时在入学面试时自己一度觉得“李蔓瑄这个学生我可教不了,太吓人了”。


“特别隔离别人,其实我根本就不是,只是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根本就不是这么一个人,但别人就觉得我特别的冷,特别难接触,特别不好惹。”李蔓瑄说。

白色上衣、吊带裙、蓝色连衣裙 均为Burberry


她知道自己性格里有着安静的底色,但却鲜少允许它袒露在外。


事实上,情绪并不能在关键时刻帮李蔓瑄做选择,它们被她越埋越深。“我现在有机会袒露了,别人也看得到。和同伴对戏的时候,当我赤裸裸地展现情绪的时候,我为什么痛又为什么笑,对方是可以接收到的,这是很大的不一样,自己是很爽的。”李蔓瑄觉得,现在的状态很健康。


流苏紧身上衣、流苏半身裙、腰包、耳环 均为Burberry

处女作

北方的沿海小城,过了九月便转凉了。公路边开着一间小旅馆,无论是开货车的还是开出租车的,只要花上十五块钱,就能在这儿睡上一个安稳觉。李蔓瑄饰演的“表姐”就活在这里。她生得漂亮,不安于将自己囿在这个小城之中,她的心也仿佛一次次搭上了停了又走的车,她离开这儿,去远方。

《少年与海》的团队带着样片找到李蔓瑄时,她清楚地知道,这个角色自己必须争取,且不能错过。去年九月,李蔓瑄在辽宁营口生活了二十多天,她用力地剥离自己,走进一个离她很远的生命。

镂空T恤、吊带亮片裙、黑色胸衣均为Burberry

别人总说她洋气,适合演现代戏,可她偏不,她喜欢滚在生活里的角色,带着拔出泥土的生命力,如芦苇一般柔软而坚韧。她之前看过一部叫《北方一片苍茫》的文艺片,当时她想着,要是哪一天自己也能演这么一个角色,那该有多好。这一遭,她是梦想成真了。


这是一个“非典型”的剧组,拢共不到四十人,导演的父亲干起制片,除了几个特定的角色外,其他演员都是在当地生活的普通人。李蔓瑄提前了两个礼拜开始体验生活,学习内容包括蒸馒头和花卷还有杀鱼做饭。因为拍摄环境的生活化,对手演员的非专业化,李蔓瑄对自己的要求就是在表演状态上尽量做到自然。


人手不够,李蔓瑄除了拍戏,就给自己找活儿干。


戏里有一个疯子的角色,李蔓瑄突发奇想地拉上美术一起去海边捡浮漂,一定得要破的,用红绳绑上拧在一起,还有那件怎么搓都显得太新的大棉袄。“导演的爸爸就带着我坐上拖拉机,拴一根绳在后边拖着那衣服,拖回来就烂了。” 李蔓瑄很难想象,以后还会不会遇到这样的创作环境,真的像是造梦。


或许是学艺术的关系,李蔓瑄对于美,有一种下意识的关注和感受。


这部戏的美术为了尽可能还原生活化的场景煞费苦心,天天泡在营口的市场里淘货,实际上布置出来的场景只拍了三天。李蔓瑄记得,当她看到野山坡上立着的那所房子,背后有一株大山楂树,她一下想起了西奥·安哲罗普洛斯。“特别震撼,可美可美了。”可惜那房子拍完就被“扒了”,让她心疼坏了。“我说让我住几天也行。”

独自长大

“其实我当时胆子也挺大,(看完剧本)我就想演,演不好我也演,我就是特喜欢那个角色。其实导演根本没想选我的,他也是说这个女孩长得太洋气了,不太行。然后我说你起码给我个试戏的机会吧?”导演特意让戏里扮演李蔓瑄弟弟的男孩从营口坐火车来北京给她搭戏。



“他在组里谁都闹,就是不闹我。”李蔓瑄的话里带着小小的骄傲。她特别喜欢自己的这个弟弟,打头一次见面就是。拍摄期间,他们有默契。“有时候累了,他就会过来抱抱我。”当然,男孩为了不想拍戏的耍赖“装病”,也只有李蔓瑄看得出来。


她说自己小时候也皮,特别皮。


在出国念书以前,李蔓瑄在青岛念过两年国际学校,中间还被送到过一间全封闭的寄宿学校,接受军事化管理,这段经历对李蔓瑄的影响很大。


一向爱美的李蔓瑄被迫剪了短发。“前不遮眉、旁不遮耳、后不遮脖的那种。”每天早上七点起来跑操,吃大锅饭,就这么过了一年。


“让我有毅力了吧,要么我觉得我真的不太行,那个转折对我来说是非常大的,前一周半我天天哭、天天哭,我说不行了我要回去,我真的不行了。”


李蔓瑄像是突然被移植到了荒野的花儿,她只能想办法让自己“活下去”,所幸她遇到了一个好老师。


“我的班主任很厉害,知道我刚来了一周多,天天哭天天要吵着回去,为了增加我的信心,就是在英语课上让我带着全班六十多个人一起念英文课文。所以我慢慢地觉得在这儿还行,还能待得住,也不闹腾了。”一年以后,李蔓瑄决定出国,那一年她只有十四岁。

 

“我从小就想让自己建立一个独立的人格。因为我妈妈其实蛮强势的,什么都要管,什么都要操持。可我觉得我性格又不是服从型的。”


她就整天想着“逃离”,想着青春期过去了,说不定自己就真的长大了,跟母亲之间两个人才能偃旗息鼓。谁成想她一走就是七年半,到目前母亲也只去英国看过她一次。在英国面对过各式各样的困难,但是李蔓瑄为了当年出关口时的头也不回,只能“硬刚”,也必须自己扛着。



“我希望妈妈知道我是能为自己负责和选择的,不会给家里添任何麻烦的那种,我觉得我遇到的事情全是小事,自己全都能扛过去的。从来也是报喜不报忧,所以我妈就觉得我在那边过得风声水起,其实也没有。”李蔓瑄回忆。



想做个好演员

李蔓瑄从小喜欢画画,却没系统化地学习过太久,她的感受力和创造力就这么野生野长了好多年。但她也清楚地意识到,画画是让她可以全神贯注的事情。


她说自己小时候非常“拧巴”,一件事要是做不好,最先过不了的就是自己这一关,不过这倒是适合学艺术,甚至她曾经一度认为这样的拧巴,是滋养灵感的好方法。


“长大了更豁达,而且想通了很多,就是我现在会特别的想着别人的感受。小时候很作,我觉得只要开心就好。长大了之后就会考虑到别人的感受,现在会想更多:大家怎么在一起会更好?这个事情做得对不对?会审视自己的。小时候不是的,小时候就是我开心了,我干的这件事情是错的我也要做下去,是这样的。”今年是李蔓瑄回国的第四年,她已经于新的环境中建立了自我规则,更重要的是她遇到了表演。

事实上,眼前的她比时尚大片里显得更瘦小,素面朝天,踩着一双内联升的黑布鞋,说来也怪,让人突然觉得,只要踩着这双鞋她就能走很远很远的路,去哪儿都行。

 

面对未来的工作,李蔓瑄想先完成一个和自己贴合度更高,更像自己的角色,这对于一个演员的自信心至关重要。“我想要给自己一个舒服的体验之后,再去谈塑造,有了更多经验之后再去尝试不同的角色,我觉得这样比较好也比较负责任。”

说没有野心是假的,我就是想要成为一个很好的演员。而且我觉得这个东西是共生的,我想如果自己好了,也能带着身边人一起好,因为我知道山下学堂这一期同学身上的闪光点,我知道他们是有多好。”李蔓瑄说。

 

摄影/金家吉

策划&形象/葛海晨AnnaKot(芭莎电影)

采访&撰文/在安

统筹/张婧璇Coco、冯秋语Abby

化妆/薛冰冰

发型/潇天

服装助理/郭宇鑫Lucas、邓惠玲Ling 、汤文蓉Kate

©版权声明:时尚芭莎网编辑时尚芭莎,本文系时尚芭莎网独家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EDITOR'S PICK 编辑推荐